身为前端开发的我成为了一个渔民(六)

这篇文章发布于 2020年02月17日,星期一,3:36 下午,归类于 轻小说。 阅读 1130 次, 今日 1 次

 

我怎么升级了?生命力,力量,精神力这些指标的上限全部都增加了,怎么回事?

“等下,暖狼狼,我去后面拿个东西!”

我飞速跑到后面小屋,把使用手册拿了过来,仔细确认:“没错啊!上面明明写着人类NPC角色等级上限10级,为什么我现在是11级呢?”

因为我不是NPC?不对啊,技能表上角色信息NPC几个字写得死死的。

难道是大叔给我补的奖励?有可能,我仔细回想和大叔见面的每一个细节,突然想到了最开始那一幕,大叔口中喃喃自语的那一句——“通用职业属性,我先帮你勾上了。”

通用职业技能?我知道了……大叔按照惯性以为我会选一个职业角色,所以帮我带成长的职业属性勾上了,结果后来临时改成NPC角色,忘记去掉这个了,我就变成带成长属性的NPC角色了,可能我现在的属性种类比一般NPC还要多!嘿嘿嘿,要真是这样还真不错,人操作难免失误,以后交给机器人故意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。

“暖狼狼,来,我来帮你把名字纹上去。”

把毛发炼成“暖”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要求极强的感知,对精神力消耗很大。

我用食指放在暖狼狼眉宇间的毛发上,闭上眼用心感知,一根根毛发就像密密的竹林,指尖的神经在法力的催动下就像一根根丝线朝着竹林飞去,从竹子顶端开始,将竹子到扎在了一起,弯曲,平行不远处的竹子也扎在一起,弯曲,两捆竹子顶端碰在了一起,法力从指间沿着丝线环绕向前,源源不断,把两捆竹子完全覆盖,随着丝线越缠越紧,覆盖的法力越发浓厚,竹子开始发热,变性,表层开始融合,此时口中喃喃“方襄轼启,SKILL-177SP-FORK”,一瞬间,两捆竹子塑造成了鱼叉的形状,同时一股淡淡的焦香味扑鼻而来,我睁开了眼,一个小小的鱼叉横在的眉间,只是这颜色,怎么是焦黄色,喜狼狼、美狼狼头上可都是黑色的呀!难道我打开的方式不对?

算了,黄一点就黄一点吧,也还算明显,然后我又把“暖”剩下的笔画也给炼出来了,每个笔画都是鱼叉造型,歪歪扭扭拼在一起,恩,可以,“暖”字识别度挺好的,焦黄色的“暖”字,这颜色正好和“暖”字的意境很匹配。

接下来是瘸腿狼,该取什么名字呢?“化敌为友,你就叫友狼狼吧!以后我说不定要向你学习,所以,你叫你张学友吧,哈哈哈哈哈!”

张学友听完兴奋地尾巴像拨浪鼓一样狂甩。

“张学友,来来来,我也给你把名字纹上去。”

咦,奇怪!纹了没多久,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感知能力变得更强了?我居然可以感知到毛发表层下面的螺旋结构。我指尖的神经就像丝线一样延伸出去,缠绕了法力之后就像一个微型的刀线,我小心控制这个刀线,把毛发的表层剥开,露出里面螺旋状的结构,然后反向旋转,把里面螺旋状的结构解开,然后和其他毛发里面的螺旋状结构重新缠绕在一起,就这样小心翼翼一根接一根小心地缠绕,然后再法力压缩使其融合,然后再使用“炼成SP-叉”技能快捷成形,结果我睁眼一看,惊喜地发现这一次鱼叉的颜色深了很多,已经略接近黑色,而且还很温热,就像烤过一样。

“烤?”我灵光一闪,这毛发是蛋白质结构,焦黄色就像煎鸡蛋的颜色,火大了煎糊了就是黑色,如果想要喜狼狼头上“喜”字那么黑,需要更强的法力,或者对毛发的蛋白质进行更彻底的破坏才行,也就是需要更强的感知力。

“感知力?”对了,刚才突然感知能力提升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……

我赶快唤起了自己的技能面板,定睛一看,哟,还真是,“感知*”技能升到12级了,刚刚升了1级,我点开详情一看,估摸着应该是属性感知升级了。

感知*(LV12) 危险感知(LV11),生命感知(LV13),物体感知(LV11),属性感知(LV12)

这个现象让我明白了两件事情:

  1. 等级的提升和使用熟练度有关;
  2. 等级的提升是无感知的,等级提升后身体变化不明显;

不过现在张学友额头上的“友”字一半黄一半黑,太奇怪了,我就又把之前焦黄色的几撮毛重新融合了下,这次感知不需要那么精细,我就睁开眼锻炼自己的炼成技能,一定要睁眼一定要要熟练,以后要是打怪的时候还慢吞吞还闭眼,那估计就会死成一个个小星星了。

结果才处理了一个笔画,我就有些顶不住了,已经快要感觉不到我这法力缠绕在什么地方了……这个“炼成”技能对法力、体力和精神力的开销可真是大,我的精神力要见底了吗……

“不行了,我要休息下!”说完我就打开技能面板一看,果然精神力已经个位数了。

就在这时,喜狼狼把悬挂在狼屋的鱼干叼掉到了我的面前。

“这是要让我吃吗?”

喜狼狼点点头。

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这是要生吃吗?对了,既然我的技能可以让狼毛变熟,岂不是也可以让这个鱼干变熟?我马不停蹄赶快尝试一下,结果我的感知和法力只能在表皮和骨骼那里传递,鱼肉就像一个厚厚的屏障一样,完全无法穿透。

奇怪?唉,算了,风干的鱼片应该没有寄生虫,就当吃寿司了。不过这鱼干长度将近两尺,还这么硬,不好下口,要不我变成网状,和大家们一起分一分,Nice idea!

结果我的“炼成SP-网”技能无论怎么使用,只能让表皮和骨骼发生结构变化,鱼肉完全没有变化!

这么看来我这个炼成技能不能让肉体发生变化啊?这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呢?有机物吗?不对啊,骨骼和表皮也是有机物?唉,想不明白,算了算了,可能就是系统什么设定吧。

法力不行就靠体力了,我靠体力把鱼干扳成一段一段的,给每只狼都分了一点,我自己留了点鱼尾巴。

你还别说,这鱼的口感还老不错了,一口鱼肉下肚,温热的感觉顿时传遍全,这种感觉跟手冲时候那凌云一飞的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妙,我擦,这也太神奇了吧,我一口气全部吃完了,连鱼骨头都咽下去了。

我能感觉自己的体力和法力正在恢复,我打开技能面板,我去,法力和体力数值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地增加,连生命和精神力甚至敏捷都有小幅提高。

“喜狼狼这是什么鱼?怎么这么神奇?哪里抓的,湖里面吗?”

喜狼狼又呜呜呜说了一大堆狼语,都在一个调调上,我根本听不懂啥意思,哎呀,要是我的职业是驯兽师就好了,驯兽师有可以解析其他动物语言的技能,可惜我是渔民,只会打鱼。

这语言沟通确实是个大问题,我要一定要好好想想办法,既然大家都听懂我说的话,其实也很好办,只要搞一个双方都能懂的通信手段就能解决沟通的问题了。这狼的问题在于没有好的发声器官,不能通过声音传递信息,那只要使用其他方式进行通信就好了,比方说法力波动?然后发明一个配套的语言,我心中已经有了一点眉目,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鱼的问题,这屋里面就只剩几个鱼干,这么大家子人,根本不够吃的。

乘着恢复的一点精神力,终于把张学友头上的“友”字给纹好了。

然后随手从屋里拿起一根鱼叉,然后对着喜狼狼说道:“喜狼狼,我们走,带我去鱼多的地方,张学友,你也一起来吧,剩下你们在家休息,我抓几条鱼给你们尝尝。”

——

喜狼狼出门后右转,沿着美丽的湖岸一路奔跑,我趁机感知湖里面有没有什么大鱼之类的,鱼没有感知到,倒是感知到湖面离岸百米远的地方具有有一个巨大的气息墙、法力结界,沿着湖岸绵延不绝,看这走势,这个巨大的结界应该环湖一圈。

原来我现在所在这片天地被这些结界分割成了九片区域,中心湖圆形区域和八片陆上扇形区域,而我和喜狼狼们就呆在其中一片区域内,藤蔓巨蛇是我们左侧的区域,那现在要去往的右侧区域是什么呢?我记得右侧那篇区域是黄绿色的,也不知道里面住的是什么生物。

奔跑了七八公里之后,喜狼狼开始放慢脚步,我也开始警觉了起来,但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。

“嗯?这是?……”

喜狼狼把我带到了河流入湖口,只是这眼前的景象,怎么会这样狼藉呢!

四叉八仰各种材质的鱼叉,垮掉的堤坝,坍塌的泥土,到处是爆炸的坑洞和焦土,河岸边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倒塌残缺的树干木条,上游不远处树木全部破坏,看来这些残树断木都是从不远处的上游冲下来的,不少树干还在不断冒烟,河岸边有条开裂的船,翻到在水中,不远处水底还有白白的像是死鱼一样的东西,远处一圈围网也被什么东西给破坏了,只有寥寥几个木桩斜插在湖里,然后挂着几片渔网,甚至凄凉。

这明显就是经过激烈战斗的痕迹啊,谁会在这里战斗的呢,这满目疮痍的景象,这火力输出,可是超高级别的战斗了,上甘岭战役的山头也不过如此吧。

我沿着坍塌的河坝巡视,眼前的景象让我实在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突然,在不远处看到一个质感完全不同的物品,我走过去一看,脊背瞬间一凉,这不是……我的衣服和裤子吗?还有我心爱的球鞋,怎么会在这里呢?还摆出人的造型!

“喜狼狼,我之前是在这里死掉的吗?”

喜狼狼一脸自责的表情。

“没事的啦……”我捡起地上的牛仔裤,好多豁口,又捡起T恤,胸前的位置直接豁开了一个大口子,豁口处隐隐可见血丝,估计这就是zhimshang我用技能把豁口补了补,穿在了身上。用小木条把脚底板的泥巴挑掉,然后用牛仔裤把脚底板蹭干净,穿上袜子,穿上篮球鞋,蹦跶了两下,不错,很敏捷,终于不用一直坐在喜狼狼身上了。

我站在河坝的高处,环顾这河道,河道中央结界的位置,依稀可见一些木桩和一些拦网,往上游延伸50多米,往下延伸100多米,一直延伸到湖中结界位置,然后拐到岸边,整体围成一个圈,以我对我自己的了解,这一圈围网肯定是养鱼用的,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破坏了,还和他干了一架,结果小命丢掉了,还有张学友,还有暖狼狼也挂了,喜狼狼也受了伤。

我走下河坝,来到水边,相比河对岸,我这一侧明显凹了很多,地势也更平坦,视野也开阔,看来自己专门挖掘过,扩大了这一侧的河道面积。我踩着被水流冲到河岸边的树干朝河流深处走去,低头观察水下环境,砂土状的河底,多半是上游携带下来的泥沙累积而成,照理说沙土河道,如果鱼多,水应该谁是浑浊的,但是现在水却清澈见底,看来鱼很少啊,我仔细观察周围,没有虾,没有螺,有一些底栖的小鱼,眼很小,小得就像洞穴鱼一样,浅色,有胡须,藏在树干下面,然后依稀可见一些丝状水藻,水底有一些枯叶。

我又往上游看去,清澈的水流涓涓而来,我感知了下,只有零星闪烁的生命气息,应该是水下的小鱼,可能因为鱼太小,难以准确感知。

我又往湖口方向看去,水面非常平静,没有一丝涟漪,显得没有什么生气。我感知了下,嘿,有鱼,5-6条的样子,还挺大,有半米长,只是这距离……我抬头看去,这些鱼很聪明地呆在了湖口结界位置,喜狼狼的斩击会被结界吸收,看来只能物理攻击了,只是这距离远,不好抓啊。

“张学友,帮我把坝上的鱼叉叼给我,张学友?”

我抬头看了一圈,只有喜狼狼在坝上看着我,张学友不见了,我一感知,我去,跑到丛林里去撒欢去了,单独一狼太危险了,我于是大喊道:“张学友!”

嘿哟,声音传达到了。张学友听到了召唤,像喝了蜂王浆一样,一个漂移转弯,拉着舌头,朝我这边狂奔而来,“诶!诶!等下!”话还没说完,张学友从坝上一跃而下朝我扑了过来,卧槽,这几百斤的体重,我哪顶得住,直接一个扑通把我扑倒在河里,还不停在水里跳啊跳的撒欢。

“学友,学友兄,停,停下!鱼都被你吓跑了。”我从水里爬了起来,“我的T恤啊!”

张学友终于消停了,然后抖抖身子把毛上的水狂甩,妈呀,甩了我一脸的水,甩地我眼睛都睁不开,我开始怀疑,这不会是个二哈精吧。

我朝喜狼狼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:“你家张学友一直是这样的吗?”

嘿,喜狼狼居然露出了奸笑的小表情,好像在说:“你丫现在才知道啊!”

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接暖狼狼的时候唯独把张学友留在家里了,是不想带着这个神经刀啊,保不准就拖后腿啊,我还以为是张学友刚复活不久不想让他操劳呢。

我把脸上的水抹掉,赶紧感知了下,结果鱼已经不知道蹿到哪里了,唉……

“张学友,你去上面把我带过来的鱼叉叼给我。”

张学友立马蹦到了坝上,然后又用力一蹬,不知道冲到哪儿去了,结果脚爪拨起了泥土直接飞到了我的嘴里,“呸呸呸……”,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过,“学友哥,学友爸爸,你行事就不能小心点吗?”

张学友像吃了兴奋剂一样,一口气跑出去好几百米远,然后又立马跑回来,咬住鱼叉,然后在坝上表演左右横跳。

我扶着额头,脑壳有点疼,喜狼狼则在一旁打了个哈欠,然后趴了下来,一边休息,一边欣赏张学友的表演。

终于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我终于把鱼叉拿到手了,叉柄木制,叉头有点像陶瓷的质感,很硬,但感觉会比较脆。活鱼是抓不到了,不过不远处的水底有条仰泳的死鱼,我叉上来看看是个什么状况。

我鱼叉瞄准,然后用力一掷,结果很搞笑的,死鱼就像个乒乓球一样突然弹开了,还伴有清脆的碰撞声从水下传来。

不好,弹起的死鱼开始被水流带走了,算了,反正水不深,自己也湿了,我就直接跳到水里,把这条长长的死鱼拎了起来。

鱼眼还是黑色的,鱼腮颜色也还行,开始泛白,但整体还是比较红,结合这个水温,估计死亡不超过6个小时。这鱼嘴很大,头骨很硬,无牙,全身覆盖非常坚硬的鳞片,不是普通的鱼鳞,而是一种特殊的材质,我仔细触摸感受了一下,这材质人的牙齿很像,像是珐琅质,哺乳动物体内最坚硬的组织。我这鱼叉头也是这个材质,看来这个鱼叉多半使用鱼鳞炼成的。

我给给鱼全身做了个检查,体型匀称,鱼鳍没有残损,鱼身没有伤口,眼睛有些充血,多半是之前这里大战的时候被误伤弄死的,不能浪费食材,我决定把这鱼先清理干净了,免得内脏腐坏污染鱼肉。

“方襄轼启,SKILL-177SP-NET。”把鱼皮炼成网状,用力一扯,鱼鳞完美分离,这个带回去炼成武器。紧接着我用鱼叉顶端尖锐部分划开肚子,清掉内脏,再去河边洗一洗,这条鱼就弄干净了,嘿嘿,分分钟搞定。

“对了,这附近有很多还在冒烟的树木?木炭烤鱼……嘿嘿嘿,可以有哟。”

“喜狼狼,来帮忙,我来收集焦炭,那些还在冒烟的树你帮我把那个烧焦的部分给砍下来。张学友,要不你也帮帮忙,如果可以的话。”

很快,满满十几斤还带火的焦炭就收集好了,我找了个坑洞,铺上枯叶,把焦炭放在里面。附近有大把残损的鱼叉,又找了个材质坚固的鱼叉头,把鱼串在鱼叉上,然后哼着小调慢悠悠地烤了起来。

很快,烤鱼的香味就开始四溢,别说张学友了,我自己的口水都留了下来。外焦里嫩,实在受不了,我要开吃了……

就在这个时候,张学友和喜狼狼突然耳朵都动了起来,我也感知到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,河对岸的芦竹荡里面跑出来了一只……小鹿吗?

我立马感知了下外形,确实是一只鹿,身上还有些图案还是什么,看不清楚。然后这只鹿一直在河对岸傻傻地看着我们……我手中的烤鱼只要一动,这只小鹿也会跟着一动。卧槽,这只鹿不会是被鱼的香味吸引了吧,鹿不是吃草的吗?

我一瞅这鹿儿身后完好无损,密密麻麻的芦苇荡,还真觉得这只鹿说不定真的喜欢吃鱼。

我把没什么肉的鱼头给扳了下来,用力甩到了河对岸,天哪,这只小鹿真的就哼哧哼哧啃起了鱼头,这是怎样的世界啊,真是开了眼界了,哈哈哈,“好吃吗?斑比”,我临时起意给这个小鹿取了个名字叫斑比,然而这斑比只顾埋头吃,根本不鸟我。

伤心,回过头一看喜狼狼,一脸不解,看看张学友,直接就不高兴了,我赶快解释:“这死鱼说不定有毒,正好鱼头都是硬骨头,没有肉,让这个小鹿当回小白鼠……”

我以为我的解释很OK,但是我发现了个严重的漏洞,狗好像就很喜欢骨头,这狼说不定也好这一口,我岂不是把狼儿们的最爱给扔到河对面去了?

我一看形势不对,连忙道歉: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浪费粮食。来,我给你们多分一点,来喜狼狼一半,张学友你也一半,我自己吃个尾巴尝尝鲜就好了哈~” 果然喜狼狼和张学友的尾巴都欢快地摇摆了起来。

不过喜狼狼和张学友这么大块头,这点鱼肉等于就是塞牙缝,我记得之前观察到河底不止一条死鱼,要不多烤几条?嘿嘿,于是我又下水,费劲千辛万苦,终于找到了2条死鱼,弄干净,又找了个鱼叉,双叉齐下,一起烤了起来。

尝过了甜头的斑比更加不得了,在河对岸那是呱呱直叫,左摇右摆,太有趣了,我忍不住开了个玩笑:“想吃吗?斑比,你过来呀!”

之所以开这个玩笑,是因为我认为斑比绝对不可能过来的,先不提我们这边有两只它的天敌狼,就算我们这边没有狼,他也不会过来,因为在我们这边死掉就不能复活,身体是会收到非常强烈的危险警告的,没有强烈的意志是过不来的,身体都不听使唤的,就像喜狼狼们之前在河边徘徊那样。

谁知道这斑比完全不按套路来,听完我说的话,直接轻轻一跃就飞到我们这边来了,我下巴都惊讶得掉到地上了。

喜狼狼立马保持警觉站立了起来,张学友直接面露凶相龇牙警告了起来。

斑比似乎完全没有危险意识,就像一个没有进入过社会的小年轻,完全不知道世间险恶,径直就朝我的烤鱼过来,张口就要咬我辛辛苦苦弄的烤鱼。

这当然不行啊,之前答应过喜狼狼和张学友再也不分鱼了,我立马站起来把烤鱼举高高,笑嘻嘻地说道:“小鹿斑比,这两个鱼不是给你的哦!我刚让你过来是开玩笑的哈,不好意思啊!”

谁知道我话音未落,斑比并立马露出杀气,突然一个瞬身不见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,斑比就又突然出现在我侧面,头顶一圈环形红色气息,“不好!”

等我意识到情况不对已经晚了,环形攻击朝我小腹这边迅速袭来,喜狼狼和张学友则在我另一侧,根本来不及保护,下意识,完全就是下意识的,我拿起手中的鱼和鱼叉挡在了小腹前,幸好刚才吃了一点鱼尾巴,恢复了一点敏捷,让我动作速度快了千分之一秒,不过正是这短短的千分之一秒,让我成功把鱼叉挡在了攻击之前。

只是这攻击好生了得,环形攻击撞在鱼叉上,霸道的力道推动鱼叉再次恶狠狠地撞击在自己小腹上,然后直接把我整个人撞飞了出去,也得亏攻击劲道猛烈,让我直接从炭火上方飞了出去,被后方喜狼狼柔软的身体给护住了;要是半吊子攻击,怕是直接摔在炭火里,那真是要命了。

这小腹的撞击实在是生猛,我直接小腹痉挛了,完全直不起身子,使不上力,我一瞅我的烤鱼,都散架了,鱼肉仙女散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,如此坚固的鱼叉,居然震碎了,有一些碎片甚至嵌入了我的肚皮,流出了血印,我炸毛了:“我的T恤啊!头可破血可流,T恤可不能坏呀!”。

我气急败坏,但是疼的完全说不出话来,想发号施令也发不了。

结果张学友一看我被攻击了,还受伤不浅,立马哗哗两道斩击飞去,这么近的距离,这么大范围的斩击,肯定无处可逃。

谁知斑比不知道用了什么技能,瞬间就闪到了其他地方,这速度比我视觉反应还要快,卧槽,居然还吃起了散落在地上的鱼片,太嚣张了!我终于明白为何这“柔弱”的斑比敢一个鹿到我们这边来了,这敏捷度有我的好几倍还不止,除了范围攻击技能,根本拿他没办法啊。

不对,有办法。

这班比是个十足的吃货,每一次他躲闪都顺便躲闪到有鱼肉的地方,只要能够抓住时机,就有机会。

我把鱼叉上一块很大的鱼肉摘了下来。然后扔到了一个非常适合喜狼狼攻击的位置,忍住疼痛,对喜狼狼说道。

“喜狼狼……待会……儿……这鹿崽子……肯定会闪到鱼肉那里……你……你算好时机,给他来几发……吃吃苦头……”

喜狼狼目光如炬,身上毛发又开始飞起了,喜狼狼进入状态了。

我也不是吃素的,手上两个鱼叉,一个震碎了扔了,剩下一个鱼叉还挂着一块鱼肉,我直接往嘴里一塞,咽了下去,暖流入肚,腹部痉挛立即好了很多。虽然知道自己投掷速度不行,不太可能击中斑比,但是心里就是想要攻击下,泄一泄心头的火气。

“张学友,攻击不能停,给他教训教训!”

果然,斑比出现位置都很有规律,我聚精会神,大概率接下来会去那块我扔的鱼肉那里,“喜狼狼,要来了,你自己把握时机……”

喜狼狼就是喜狼狼,酝酿已久的一击更是不一样,就在斑比又看不见的一瞬间,喜狼狼一口气连续发出了十二道斩击,频率高,速度快,溜溜溜。

我去,喜狼狼算得死死的,斑比身形刚出现,斩击就如约而至,嘿嘿嘿嘿,我以为这次攻击稳了,结果……斑比身体周围突然展开了结界,就是那个可以分散法力攻击的结界。

我傻了,这什么妖孽啊,防守太厉害了把,高敏捷+法术抗性,玩个屁啊,果不其然,一道道斩击全部都像撞在了弹簧墙上,也就让斑比后退了几步,根本就没有实质性伤害。

“等下!”我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个问题,这斑比展开结界的时候为什么不一边逃一边躲呢?难道是技能不熟练,没有学会技能同时使用?

我嗅到了一丝机会,手中的鱼叉一个挥臂甩了出去……将军了!

斑比觉察到了飞来的鱼叉,结果出乎意料,没有冒险卸掉结界逃走,而是又多加了一层防御结界,果然是一个没有进入过社会的小年轻,怕是这辈子就没遭受过物理攻击的毒打吧,犯下了糟糕了战斗策略。

果不其然,防御结界对于物理攻击而言犹如空气,鱼叉深深地插入了斑比后腿小腹位置,斑比直接一个踉跄站立不稳,倒在地上。

一瞬间周身红色气息开始暴走,环形攻击技能就像失控了一样,一刻不停歇到处乱放。同时四蹄乱蹬想要站起来,这鹿一旦倒地,同时大腿再有重伤,再想要站起来,那可就很难了。但是这斑比像发了狂一样拼命想要站起来,本来鱼叉也就击中肌腱和部分血管,但是现在这样乱动,直接导致动脉血管破裂,加上暴走血流加速血压升高,腿部的血流就像喷泉一样喷出来。

完全不知道朝哪里发射的环形攻击,飞溅的泥土,炸起的水花,爆裂的树干,喷涌的血流,这是怎样一个场面啊!这斑比看起来可爱,没想到是个性子这么野这么烈的家伙。

“斑比,够了!我们就算扯平了,我不会再把你怎么样了,你再这样下去会失血而死的!”我大叫道。

或许是力竭,或许是听到我说的话,斑比终于消停了,周围红色的气息开始慢慢褪去,没有再继续攻击,然后嘴里开始不断发出“咩~咩~”的声音,这声音有些奇怪,音调有些高得不寻常。

就在这是,张学友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扑到斑比那里,一口咬住斑比的后脑背,咔嚓一声,斑比瞬间没有了气息,当场毙命。

“张学友,你这是干啥!”我大声呵斥道。

张学友有些奇怪地看着我,喜狼狼耳朵也咕噜噜转,非常警觉的样子,我的直觉告诉我,事情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,张学友虽然傻,但不笨的。

突然,喜狼狼把我带来的鱼叉叼给了我,然后咬起我的牛仔裤,沉下身子,示意我赶快坐上去。什么情况,怎么突然要撤了?此时,我想起来,我的精神力数值现在很低,感知很弱,难道有什么危险在靠近,而我未察觉吗?

“是有什么危险东西要来吗?”我问喜狼狼。

喜狼狼神情非常严肃地点点头。

“好,那我们走!”

我回头看了一眼斑比,倒在血泊里,真是可怜,之前还兴高采烈地要鱼吃,现在居然凉了,我不该开那个玩笑的。我实在不忍心斑比尸横荒野,于是对张学友说道:“张学友,给你个光荣的任务,你负责把斑比运走。”

张学友欢快地摇了摇尾巴。

“好,喜狼狼,我们走!”

喜狼狼以最快速度跑了起来,我看了看身后的张学友,咬着斑比的脖子也跟着后面跑着,不过叼着个七八十斤的东西,影响伸腿,速度要比我们慢一些。

跑出去1公里由于,张学友已经落后我们100米了,就在这时,感知很弱的我居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那是什么?

张学友身后有东西在追赶,是一只巨大的鹿,好大的鹿角!不,是两只,后面还有一只!天哪,这体格,真的假的,有张学友两倍不止,这可不是斑比,而是爸比了!

突然,大角巨鹿发动了巨大的环形斩击,这威力,和喜狼狼大招有的一拼,张学友虽然有加速躲闪,没有被正面击中,只在身后炸开了,但是巨大的冲击波把张学友和斑比直接掀翻在空中,翻在空中的张学友又被后面一只鹿的斩击击中。

空气中立马传来猛烈的撞击声中,夹杂着张学友非常短促出现又立即消失的嚎叫声,张学友被重重摔飞了好几十米远。

我大惊,忙吼道:“喜狼狼,停下!快去救张学友!”

喜狼狼这一次,也是头一次完全无视我的命令,头也不回以最快的速度超我们的小屋那里奔去。

“喜狼狼,你在干什么!快停下!快去救友狼狼!”我不断叫喊,喜狼狼还是义无反顾往前狂奔,我已经看不到张学友的身影了,只有空气中不断的轰隆声。

我心如刀割,友狼狼,张学友,我眼中的泪水在打转……我的错,斑比咩咩叫是求救,我应该早点给他致命一击的,就不会害了你了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

(未完待续,下一部分内容更新中…)

分享到:

留下回复,目前没有评论